快递员生存现状:时间都是按秒计 收入低无保障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2018-12-17

“双十一”购物盛宴刚结束,“双十二”电商节紧接着来临。包裹量快速剧增,对快递行业又是一次挑战。

《证券日报》记者在部分快递站点了解到,“双十一”的快递还没有被送完,“双十二”的快递又堆积起来,快递小哥更是连轴转。

“这几年大件越来越多,买家的购物习惯也正在改变,他们越来越喜欢在网上购买家电类的大件产品,对电商更加信赖。这就对我们快递员要求更高。送快递,是个体力活,更是脑力活。”快递员小张坐在电动车上傻笑着,露出几颗小虎牙,电动车是他在北京唯一的家当。

一辆电动三轮车,承载着多少人的期盼。然而在这背后的是冒着风雨、受着严寒、顶着烈日的快递小哥的辛勤劳作,他们常常风餐露宿、披星戴月,奔波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间。

上门服务中售后占比约30%

“在我看来,快递员,是个不起眼的职业,但现在的生活里还真缺不了他。”小张说。

每天早晨5点多,小张就起床了。早早地赶到单位,他必须将货尽快分拣出来,避免人流高峰期。“早上货车来了,货被卸下后,我就要对当天早上的件挑选、分拣,拿扫码枪给上午要派的件扫码,还要去电脑上查询未派的件、漏扫的件,重新扫码派送。”

早上的程序是最繁琐的,如果不早早起来干,小张一天工作的整个流程都得拖延,这意味着他会更晚下班。

“分拣、装货,都是有技术含量的,也有技巧的,如果安排的好可以大大提升派送效率。”一般小张会按照今天要走的小区路线,在他的小车上排好货品放置的顺序。

挨家挨户的跑,耗费的是体力。而对于小张来说,最煎熬的,是心力的消耗。

“快递员没有周末,不敢放假。因为放假就意味着拿钱少了。”平时小张一个月休息一到两次,掰着指头数日子。别人的节假日,就是他们最忙的时候。“休息的多,挣的就少。快递行业太累,体力劳动还好,主要是心累。”

应对客户的不同要求,也是小张的工作之一。形形色色、各种脾气的买家,小张都遇到过。客户要求在一定时间内送达的要求,往往会打乱他原本排好的路线和计划,大大增加他的工作时间。时常需要应对买家各种无理要求,让小张感到非常疲惫。“大部分买家还是理解的,如果不方便接收都要求放在门口,但也有的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送达的,我们只能尽量满足。”

电商平台的售后也时常需要小张上门,售后在他工作中占据很大的比重。因为产品可以七天之内无理由退货,卖家退换货的比例很高,部分买家还会把二手货让平台进行回收,小张就要负责上门取件。“售后在上门服务中占比20%-30%。”小张说。

在大部分快递公司中,快递员的收入,多是以底薪加提成方式来计算的。快递员在送件的同时也可以对所负责的片区进行揽件业务,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上门取件,收1件的提成大约是三四元。

“一不留心,就会被扣钱,如果出现丢件,我们就要自己掏腰包,我们真是风一样的男子,活在‘刀尖’上。”小张自嘲道。

提供五险一金是少数

没有保障,也是大部分快递员面临的现状。

目前,部分快递公司没有给快递员交五险一金,更别提意外险等安全保障了。工伤保险的缺失,让风里来雨里去、穿梭在大马路上的快递员只能自己格外小心,如果出现风险,也只有自己承担。

虽然累,但快递是小张喜欢干的工作,况且挣钱比老家挣得多。前几年,小张回老家娶了媳妇,如今老婆、孩子都在外地,小张每个月把挣的钱中的一半寄回家。“在北京比在老家挣得多,不过开销也大。一个月挣七八千,减去房租、吃喝也就剩下三四千,基本都寄回家。”

小张说,这几年转岗和辞职的同事特别多,自己再干几年,跑不动了,也要回老家,找个稳定的工作,安稳过日子。“到时候把车卖了,回家,多陪陪孩子。”

快递爆仓事故多

与小张主送的片区在北五环外不同的是,小罗主要负责的片区是在北三环附近。由于人口密集,小罗每天的工作量都要比小张大得多。

“我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12小时,平均一天要派送100件左右的快递,轻松时候大约70件-80件,每天70%的时间都在收送派件的路上,路口窄,各种绕弯子。负责商务楼的同事要送220件左右,一件的提成从5毛到1元不等。”

提到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小罗一脸愁容。“要说我们最怕的,那就是‘双十一’了。”

“‘双十一’通常持续一周的时间,我早上4点多就得起,回去就已经夜里12点,回去躺下就睡,累的不想动。白天有时间就吃,没有就算,吃饭肯定是不定时的。自己买点零食备上点,实在饿了垫巴垫巴。”

长期不规律的饮食习惯导致了小罗有了肠胃病,小罗说,大部分同事都与他同样,有肠胃炎。工作时间长、强度大,为了赶时间,大部分快递员的午餐是在外面买饭吃或者干脆不吃。

“累了,中午回站点等货时候能睡就睡,不能睡就玩玩手机。现在冬天冷,在站点也没法睡。”一般货车分早上和下午两次到达站点,上午送完件的小罗,会在下午3点-4点回到站点继续分拣下午要送的件。

“在站点等车来之前,我们要做一些打包的工作,货车到了,我们继续扫码、装车、送货,遇到‘双十一’,我们通常会送到晚上9点、10点,快递经常还会积压到第二天。实在忙不过来,让亲戚朋友来帮帮忙,给他们些提成。”

对于小罗来说,“双十一”繁忙的一周过完后,他才能休息一天,恢复下体力,而“双十二”的来临,让他们很快又得投入“战斗”。“‘双十一’购物时间在这两年明显拉长,忙碌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双十二’一般主要忙一天;‘6·18’要忙3天-4天。”

高峰期,快递点的货物堆积如山,光是分拣工作就让人崩溃。

快递量的突然大增,人力跟不上,让站点经常出现爆仓现象。“在这样紧张的时期,还经常会出现丢件的现象,而一旦丢失,损失都是由我们自己负责。错件、取错件,都算我们自己的,自己要掏腰包的。”一旦出现丢件,小罗要承担买家相应的损失,而这价值是无法估计的,甚至有可能是无法估量的,这是小罗最不愿意看到的。

快件大部分绑在电动车的尾部,经常堆积成小山,小罗要送的快件通常量较大,过多过重的件或货物,经常让电动车变成跷跷板,而这非常容易发生事故,特别是在大风和雨雪天气,车辆追尾也偶尔会发生。

“我们多耽误一分钟,客户就多等一分钟,快递员的时间都是按秒算的。”说完,小罗就匆匆地走了,哒哒哒声响起,小罗和他的电动车很快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