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伯文:产业化、规模化落地应用是技术转型将面临的最大难题
2019年12月31日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赵雯琪

周伯文的角色发生了变化。两年前,曾任IBM Watson集团首席科学家的周伯文回国加入京东,彼时,京东集团内部明确提出技术转型战略不久,而周伯文加入后,则主要负责人工智能领域的学术前沿化和技术商业化。

两年后,随着5G的全面商业化,在产业互联网的东风下,一轮新的技术革命在京东集团内外悄然掀起。在这个被京东称为“对外开放服务元年”的2019年接近尾声之时,京东在技术领域依然争分夺秒、频繁落子。

京东集团副总裁周伯文接受专访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雯琪 摄

就在12月初,京东集团宣布设立京东云与AI事业部,由周伯文出任负责人,整合原京东云、人工智能、IoT事业部的架构与职责,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汇报;在这之后的第3天,京东宣布成立集团技术委员会,作为京东技术条线的最高管理决策机构,由周伯文担任技术委员会主席。

从一家单纯的互联网零售电商平台起步,京东向“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深度转型的脚步正在加快。而承担具体管理、执行和落实这一战略的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云与AI事业部总裁周伯文,成为未来10年京东的关键人物之一。

12月27日,在被任命为京东技术委员会主席及京东云与AI事业部负责人之后,周伯文首次对外亮相,并接受了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专访。

从内生到外赋

零售是京东的核心,而技术则是京东的未来。

早在2017年的京东开年大会上,刘强东就表示,“下一个十二年,京东只有技术,技术,技术。”那一年,京东明确了技术转型的战略方向,也是在那一年,周伯文加入到京东集团。

进入2019年,技术在京东集团的战略地位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2019年前三季度,京东技术投入规模超过13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的投入,京东技术与服务收入占公司净收入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11.9%。

在11月的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以下简称“JDD大会”)上,京东更是首次对外全面介绍了完整的技术布局与一体化开放路径;而这次成立技术委员会,则让京东集团“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战略日益清晰。

“我们的核心支持是ABCDE战略”,正如周伯文对技术战略所做的总结: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云计算)、Devices(IoT)和Exploration(前沿探索)。他打了一个比方来形容ABCDE之间的关系:业务是非常有共生关系的,把整个技术想成一个人的话,AI是大脑,IoT是神经末端的感知和采集,以及信号的执行。云提供的就是身体的躯干、肌肉、血管,在里面跑的大数据是氧气。

在周伯文看来,京东技术转型经过两年的探索已经开始进入全新的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就是京东开始有更体系化的组织架构。技术委员会作为一个内外融合的最高决策机构,开始在技术方面完成技术、人才、组织、战略、品牌、文化的建设,一方面,进一步帮助京东业务在技术加持下迅猛发展,另一方面,把技术作为核心能力对外输出。

实际上,对于京东而言,选择在这个时间成立技术委员会,也是其对外开放、输出技术能力的关键一步。

正如周伯文所言,相比于CTO这种帮助企业技术能力的内生型职位,技术委员会则是一个更加开放的技术组织,强调各部门之间的协同。技术委员会组织设定表明了京东战略的核心思想,它不仅仅是京东为了提供技术的服务,不仅为业务提供生产,更多是生态的概念、协同的概念,由内而外输出技术,提供客户价值的概念。

“我想我会把2019年底视为京东技术转型的一个重要关口,内生能量,外赋于行,也就是说,内部能量到了临界点,开始外赋于行。”如此总结,对于周伯文来说,既是加入京东两年的回顾,也是对于接下来十年的一个定调。

巨头all in

在互联网电商公司中,成立技术委员会并非京东首创,而在消费互联网过渡至产业互联网的下半场,技术对于公司内部以及各个行业的输出能力也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

腾讯在今年年初宣布成立技术委员会,同时下设“开源协同”和“自研上云”项目组,计划在未来发力内部代码的开源和协同,并推动业务在云上全面整合。

今年3月,拼多多创始人兼CEO黄峥也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将成立技术顾问委员会,由拼多多独立董事、百度集团前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领导技术委员会相关工作。而早在几年前,阿里、百度以及今日头条分别成立技术委员会。

对于京东而言,成立技术委员会不仅是出于技术转型的需要,也是产业互联网时代下的必然选择。周伯文认为,无论是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的平台化,不是大家选择的问题,而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不论是不是因为竞争,未来都是必须要做的。

“从横向看,京东业务已经覆盖并深耕了众多领域,除了零售,还实现了物流、金融、保险、物流地产、云、健康等业务的协同发展;从纵向看,京东技术已经实现了To B/To C、线上线下、实物虚拟、国内海外多场景的覆盖。”周伯文表示,京东在技术领域已经形成了全域的技术能力。

但是在周伯文看来,对于进入下半场比拼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竞争与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他表示,最大的挑战是技术的产业化、规模化落地应用,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要去找到真正的产业和场景痛点,产生真正的价值。应用技术的最终目的是降本、增效,以及用户体验的改变和提升,如果这三个方面不成立,发展技术就失去了本源。

同时周伯文认为,技术的应用和创新需要更多的复合型人才。第一类人才,叫做把钱变成知识的人才。也就是科学家,他把研究经费、研究项目转变成新的知识、算法、流程、专利等等。第二类人才,是如何把知识变成钱。找到一个新的应用模式、创新业务模式,对已有的价值网进行改造。只有这两种人才进行复合运作的时候,才能形成整个技术创新价值链的闭环。

公众号
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