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量采购加速扩围 3000亿中成药市场“洗牌”
2020年08月19日   来源:  经济参考报  作者: 梁倩

近日,国家医保局透露,有关司室已于7月中旬召开座谈会,就生物制品(含胰岛素)和中成药集中采购工作听取专家意见和建议,研究完善相关领域采购政策,推进采购方式改革。

业内人士表示,我国进一步扩大集中采购范围的信号明确,虽然中成药市场与化药相比有其特殊性,但需注意的是,降药价已是必然趋势,中成药也不例外。在此背景下,充分竞争或用量大品种或率先纳入,中成药超3000亿元规模的市场或将随着带量采购正式进入“洗牌”阶段,中成药企业业绩也将随之被影响。

多地已率先进行试点

7月下旬,青海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青海省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带量采购议价品种目录和青海省公立医院药品带量采购拟中选结果,该结果显示,血栓通注射剂、注射用血塞通(冻干)、喜炎平注射液、血塞通胶囊等用量大品种进入集中带量采购药品目录。

在此之前,浙江、辽宁省也试点了地方版中成药带量采购。6月8日,浙江省金华市发布的《关于开展金华市第二批药品带量采购的公告》显示,本轮带量采购品种数量多达274个,涉及总采购金额6亿元,其中有147个中成药(不包含低价药)和33个中成药(包含低价药),包括复方鱼腥草合剂、牛黄上清胶囊、清开灵颗粒、疏风解毒胶囊、参麦注射液、强力枇杷露、百令胶囊、六味地黄丸、安神补脑液等。

值得注意的是,金华市此次带量采购同步明确支付政策。同一谈判品种同一竞价组的药品,以中选品种实际采购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各医疗机构实行零差率销售。各医疗机构使用高于医保支付标准的同一中选品种的药品,高于医保支付标准部分,统筹基金不予结算;低于医保支付标准的,仍按原医保支付标准结算。医保定点药店按中选价格上浮不超过15%的价格销售。

此外,关于采购量,金华市明确,由相关医药机构测算上报下一年度年预计采购量,原则上抗感染药按上年度使用量的60%统计;中成药按不超过上年度使用量统计,列入监控目录的中成药按不超过上年度使用量的80%统计。

对于进入采购目录但没有企业中选的药品,鼓励市采购联盟成员单位选择优质低价的可替代药品。同时对未中选企业药品品规按上年度使用量的50%控量使用。各医保经办机构在合同执行后1个月内向医疗机构预付约定采购量的30%,作为医疗机构的周转金。市采购联盟成员单位提高回款率,按照协议规定及时与企业结算,从收货验收合格到付款不得超过45天。

7月22日,辽宁发布关于开展药品邀请招标采购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气血康口服液、云南白药痔疮膏、小儿柴芩清解颗粒、关节镇痛巴布膏、消痔软膏等均在此次招采名单内。

价格下降是“主旋律”

降价已不可避免。在青海省日前发布的带量采购要求中明确,药品企业报价不得高于现行全国至低采购价,高于全国至低采购价或至低省级现行采购价的视为无效投标。金华则明确抗感染药品按原研药和非原研药分别报价,以现行浙江省医保支付标准(低价药以联动(采购)价格)计算,报价降幅均不得少于(含)10%。同通用名中有低价药的,采用最高限价政策,在最高限价基础上,报价降幅不得少于(含)10%。

业内人士表示,以化药的几批集采经验来看,一旦集采政策正式实施,大幅降低药品价格将不可避免。他认为,目前一旦入选品种出现全国至低价,那就会在市场中导致一系列的降价,或将使中成药企业的发展更加艰难。

金华市医保局局长曾公开表示,金华市第一批带量采购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2个药品直接减轻患者负担5400万元,平均降幅28%,单个药品最高降幅达73.6%。

这意味着,相比于化学药,具有特殊性的中成药或将从竞争较为充分的药品入手。例如生产血栓通、血塞通、舒血宁、参麦、醒脑静等中药注射剂的企业或将首先受到冲击。

米内网数据显示,中成药涵盖13个治疗大类,心脑血管疾病用药为中成药市场第一畅销大类,占据35%的市场份额,呼吸系统疾病用药占比14.67%,骨骼肌肉系统用药占比8.58%。

具体来看,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成药产品TOP20累计销售额达602亿元,品种销售额均超过20亿元,其中,注射用血栓通(冻干)年销售额高达62.83亿元、注射用丹参多酚酸盐销售额也达41.35亿元、注射用血塞通(冻干)销售额达39.28亿元、丹红注射液36.15亿元。带量采购实施后,药品价格下降将对生产这些中成药的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

千亿级市场“洗牌”在即

一方面是医保目录调整,另一方面带量采购加速扩围,中成药市场或将迎来“洗牌”期。

近年来受医保政策调整、医院合理用药政策逐步细化等影响,中成药市场整体增速持续放缓。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城市公立医院、县级公立医院、城市社区中心及乡镇卫生院等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成药销售额为2830亿元,中成药销售首次出现1.7%的负增长。

8月17日,国家医保局公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显示,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吊销或者注销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的药品,综合考虑临床价值、不良反应、药物经济性等因素,经评估认为风险大于收益的药品,将直接剔除医保目录。

此外,处于协议有效期内,且按照协议需重新确定支付标准的谈判药品,与同治疗领域的其他药品相比,价格/费用明显偏高,且近年来占用基金量较多的药品将调整支付范围,并将符合条件的中药饮片纳入调整范围。

与此同时,新一轮国采将于8月20日正式开标,此次采购涉及56个品种,超过80个规格。

根据联采办7月底发布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1)》的公告,对于各品种各地首年约定采购量按以下规则确定:全国实际中选企业数为1家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全国实际中选企业数为2家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60%;全国实际中选企业数为3家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70%;全国实际中选企业数为4家及以上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80%。

相关人士表示,全面深化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建立规范化、常态化的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模式,进一步降低群众用药负担,是未来的重点工作。

上述人士指出,据统计,药品的终端平均价格一般是生产成本的几十倍以上,大量的价格水分隐藏在药品流通的各个环节,很多都变成灰色收入。由于以前缺乏严管的意识,管理做不到精细化,很多看似平常、“蚂蚁搬家”式的行为积少成多,对医保基金造成严重侵蚀。

“部分中成药也存在‘带金销售’。”上述人士坦言,部分中成药常以跨科室、超适应证等手段推广,个别品种的回扣甚至高达50%。而带量采购将进一步遏制商业贿赂,持续挤出药价水分。

因此,带量采购的实施,对中成药企业是挑战也是机遇。有业内人士表示,价格下调,利润率大幅降低,中成药企业必须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加速转型升级,朝精细化运营方向发展,并加大新药研发力度,进一步提升企业竞争力。

公众号
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