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力拼“社区团购” 快手也要卖菜?
2020年11月27日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倪明

站在新的风口上,社区团购的这把“火”烧到了很多人的家门口。此前已经涌现出了包括易果生鲜、淘鲜达等众多生鲜O2O企业,与此同时腾讯、阿里、京东、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巨头已纷纷入局,最近又传出字节跳动和快手也欲“分一杯羹”。

据报道,从10月底开始,快手针对社区团购的第一批调研人员已奔赴湖南长沙,不排除通过投资入场。字节跳动则公司内部考虑自己孵化该项业务,在讨论方案中,项目被命名为“今日买菜”。对于上述传闻,快手向广州日报记者表示,暂无回应。字节跳动则明确表示没有此事。

社区团购为何吸引互联网巨头涌入?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有200多家社区团购企业。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从2019年1月至2020年11月26日,国内社区团购类电商领域共发生26起投融资事件,共计融资超117亿元。有机构预测,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会超千亿元。

社区团购为何吸引互联网巨头涌入?据了解,依托真实社区的区域化、小众化、本地化的团购模式,通常的操作是居民通过社区里的“团长”预订生鲜食品、日用百货等商品,次日送达或者居民自提。

全新的团购模式有着明显的优势。对于平台而言,一方面,由于采用先拼团后采购、送货的类预售模式,基本不占用周转资金,可以迅速扩张;另一方面,通过招募社区“团长”,利用“团长”的人缘优势拉新人,加上拼团自带社交裂变属性,能够以较低的获客成本收割社区用户,缓解平台的流量焦虑。

对于居民而言,拼团购买的价格相对较低,“团长”一般都是熟识的人,品质上可以相对放心。同时,“团长”送货或者小区附近自提的方式也比较方便。

招商证券认为,大型的平台将借助自身流量、地推为社区团购引流,进一步提升单品供应链规模效率,为消费者提供高效率的基于本地化品类的交易平台。

调查:团长多为个人店主,返佣月入千元

巨头已在“招兵买马”。BOSS直聘等多个招聘网站近日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在北京、上海启动社区团购岗位招聘,招聘岗位涵盖大区负责人、社区团购经理等。

风行牛奶店店主王女士是广州某社区团购团长,她告诉记者,平台业务人员多在微信群内推广,或者直接去社区的实体店邀请店主当团长,其中社区便利店、夫妻店和快递站点所占的比例最大。

据其透露,目前,从事社区团购团长的多为个人店主。一是地理位置较为便利,方便平台送货和用户取货;二是店内拥有足够的空间存放货物;三是店主会有较多的时间处理社区团购的事情。使用社区团购的群体以年轻人居多,偶尔也有老年人。他们购买的商品主要有生活用品、蔬菜、瓜果,相比之下肉类较少。“平台上商品的种类要比线下店全,而且价格也相对较便宜。”谈到从事团长带来的收入时,王女士表示,每天的收入大约30元到40元,算下来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1000元。

据了解,目前各平台对团长的门槛要求比较低,也没有和团长签署独家协议。在记者的调查中,一个店主在多个平台担任团长也较为常见;毕竟,对店主而言,团长所做的工作大同小异,多加入一个平台便意味着多一份返佣收入。

社区团购平台为了开疆拓土,并借此不断扩张站点数量。王女士称,以前店主想要成为团长必须要有线下站点,方便发货和取货,现在有的平台只需要团长提供姓名、店名和手机号便可注册,两个站点间甚至只相距十几米远。她很担心:如此高密度的竞争将分流团购订单量。

市民:

价格低、品质好、 够新鲜才是根本

不管团长“争夺战”如何激烈,社区团购的前端——生鲜等货品从哪来?食品安全如何保障?社区往往很分散,如何降低配送成本?广州市民曾师奶表示,不管是社区团购,或是其他更时髦的叫法,说到底还是卖菜的,品类多、价格低、品质好、够新鲜才是根本。

安信证券刘文正看好社区团购商业模式的长期前景,他认为社区团购业务是美团的下一个成长飞轮,与现有业务板块高度协同,弥补短板进入零售业,成长边界进一步打开。此外,拼多多供应商体系和用户与社区团购有较多重叠,与竞争对手相比供应商和流量优势明显。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向广州日报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生鲜电商频频倒下,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对于善于营销运营的平台来说,构建稳定的供应链、做好选品和物流才是真功夫。

公众号
手机端